風(丰)雲(芸)際會

關於部落格
這是威爸、松媽一手經營的溫馨家庭生活紀錄,目前旗下組織有謙太郎(丰謙)、小芸兒(葦芸)。
謙太郎是個天真浪漫的小男孩,目前職稱為庶務組組任,而小芸兒目前擔任擠奶工人,歡迎大家有空可以常來我家逛逛唷。
  • 91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丰芸媽的月子日誌

 

有鑒於生謙太郎的月子作的相當失敗,所以這回我可是特別的小心。從我要去生孩子之前,就先回彰化讓謙太郎適應沒有我的日子,原本的完美月子計畫是把謙太郎留在婆家拜託婆婆照顧,而我則要去鹿港秀傳的月子中心好好住上30天,這樣也不會因為新生兒日夜顛倒而干擾到我的睡眠,心想這樣總能好好休養吧,但是~唉~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,我的美夢就這麼飛掉了......

 

雖然很捨不得離開謙太郎,但生小孩是要叫我怎麼帶你去ㄚ,我去催生前在車上還哭(當然是哭要跟謙太郎分開),這舉動弄的丰芸爸哭笑不得,我回嘴說:我們母子倆的感情不是你能了解的啦。如果可以我當然希望把大的也帶在身邊。

 

 

產前實況紀錄~
起初是謙太郎的分離焦慮,越接近生產症狀越嚴重,整天都害怕爸爸媽媽會消失。有一回丰芸爸要回台南上班了,謙太郎竟然追在車子後面,邊追邊叫”爸爸~回來。”,一直追到巷子口我追不到趕緊叫婆婆一起出來哄,看他這樣真心疼。然後臨睡前一定要找媽媽睡,三不五時會到房裡確認看媽媽在不在,他的生活瑣事也會指定叫媽媽做。(像是洗澡、穿衣、抱抱諸如此類的。)

生小芸兒的前兩、三個小時,謙太郎被安排回彰化睡覺,但是他足足哭了三個小時沒停歇,婆婆形容當時的情況:"謙太郎哭到整條巷子都知道,他的媽媽去生小孩。"當時已經快十二點了,不僅心疼孩子,也擔心累到公婆以及吵到鄰居,所以只得請公公專程送謙太郎來醫院找我。一到醫院時,婆婆說的第一句話是:"ㄚ~還沒生喔。"(想必我生完,元氣還不錯,看不出來已經生完了。)ㄎㄎ~我很開心的回說:"沒有啦~已經生了,丰芸爸去辦孩子的住院手續。還有這次很巧的是接生謙太郎跟小芸兒的醫生、護士都是同一組人馬喔。"接生護士幫我送壓腹餐時,我們還小聊了一下,她說因為我的名字很特別所以她也沒忘記我,我則是很訝異竟然這麼巧,而且我也記得她的名字,真的很有緣。而哭累的謙太郎很快就在我的身旁睡著了,那時已經是凌晨兩點過後。

住院期間紀錄~
每晚謙太郎都跟我睡同一張病床,也因為擔心他會吵到別人,所以我們訂最貴的單人房來住,為什麼訂最貴的呢?因為遭逢生產旺季平價的單人房已經滿床。生完第二天拔掉點滴的我,看起來跟平常沒什麼兩樣,所以謙太郎都不准我躺床上,他的口頭禪變成:"媽媽~起來!!"還有,每天他最開心的是就是能逛醫學中心,還有玩我的病床。
 

 

 

後來因為小芸兒第二天就轉院,我住院的心情並不是太好,抱著謙太郎時,心裡很想念小芸兒。也正因為如此,原本的住月子中心計畫取消,依照正常情況,生完三天後出院,改成回彰化吃月子餐,每天跑台中探視小芸兒。

 

小芸兒還沒回來前的月子紀錄~
可能是因為產後還很虛弱,每天從台中回來,我不僅全身浮腫,也得睡上一覺才能補足元氣。因為沒有小芸兒在身邊,心裡總覺得不踏實,而這期間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擠母奶,這是我唯一能幫助小芸兒的。這次我是產後第五、六天才開始分泌初乳,也因為小芸兒一開始靠靜脈注射,我的泌乳壓力沒生謙太郎時那麼大,第一天送去醫院時的總量還不到30c.c.,但我第二天送去就有150c.c.,希望小芸兒吃了母奶能趕快好起來趕緊出院。

雖然沒有小芸兒在身邊吵,我晚上能睡的飽,但我不希望這是用她住院痛苦換來的。

 


某天中午小芸兒因為病情穩定,要從加護病房轉至病嬰室,護士打電話來通知我。我一接到電話,聽到是榮總小兒加護病房打來的,整個是屏住氣息等候她慢慢的解說情況,一等到確認是好消息,我才能放心的大口喘氣。這陣子只要是醫院打來的,我跟丰芸爸都很緊張,有時是好消息,有時不那麼好,總之都得承受。

 

約莫20天的月子作戰紀錄~
小芸兒回來後的日子,當然就是正常的痛苦狀態嘍。鹿港秀傳的醫生還勸我如果不行就再帶著孩子回來醫院作月子吧。但我已經跟小芸兒分開那麼久,當然再痛苦也要帶在身邊,而且痛苦的並不是帶著小的,而是要帶著大的。有時謙太郎也會有情緒上的反應,畢竟多了個妹妹,什麼事就不如以往了。而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,所以當兩個孩子睡眠互相干擾、老大想跟老二玩,但不知節制力量時,唉~我也能接受啦。

 

 

不過當三更半夜,兩個孩子睡的香甜時,躺在他們中間的我,感覺相當幸福,不時的看看左、看看右,會不自覺的發笑,孩子真的是很棒的禮物,而且是天上掉下來的喔。而且謙太郎疼妹妹的時間變多了,也會幫忙換尿布之類的。

 

小芸兒的哭聲很好聽,很像春天微風吹動的風鈴聲,給人很舒服的感覺。她有一雙比謙太郎大的圓眼睛(但還是比丰芸媽小)、尖尖的下巴、挺鼻子還有比謙太郎小的頭、跟謙太郎長的一樣的兩個髮渦漩。還有她是個紅頭髮的小姑娘,我想假以時日,她一定是個小美女。丰芸爸跟我現在就在討論怎麼趕她身邊蒼蠅的計畫了,呵呵~會不會太未雨綢繆了呢?有女兒跟兒子的感覺真的很不一樣,我能同時擁有,真的是很棒!!
 

最後倒數一周~
當然是趕緊忙訂彌月蛋糕的事啦~經過我身著木乃伊裝快速瀏覽幾家名店,最後敲定買伊莎貝爾的愛的胎記做為小芸兒的彌月禮。(我發現穿木乃伊裝,有些店員會不太鳥你。)農曆滿月婆婆準備東西去南瑤宮拜拜,而這週也要回二水拜祖先,苦命的丰芸爸要星期六當天往返彰化跟台南,只因為星期天又要上班。

小芸兒出生後第24天,循例理光頭,理光頭前的中場休息時間。

理完光頭後,洗個香香澡,脖子掛上阿公給的紅包,睡姿竟然是大剌剌的,這是唯一一次睡的這麼自在的,一定要拍個照紀念啦。
 

昂貴的元氣月子餐也將告一段落,總體來說,這次月子是比上次的好,我的體力也有回復一些喔,這樣回台南應該能同時應付兩隻吧,不管了,如果到時不行,再回彰化討救兵嘍。呵呵呵~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